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遗产

辛村遗址考古发掘90周年纪念大会暨中国两周考古学术研讨会在鹤壁召开 推动辛村遗址和河南考古工作迈上新台阶

发布时间:2022年11月23日 18:57来源: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浏览次数:

11月21日,由中国考古学会、省文物局和鹤壁市政府联合主办的辛村遗址考古发掘90周年纪念大会暨中国两周考古学术研讨会在鹤壁召开。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夏商周研究室主任徐良高等70余名嘉宾和专家学者,以线上线下形式参加会议,一同回顾辛村遗址考古走过的90年历程,共商辛村遗址保护与发展大计。

辛村遗址,是指以鹤壁市淇滨区金山街道辛村为核心区域、国务院核定并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商周时期文化遗址。作为西周卫国文化的核心区,辛村遗址考古发掘始于1932年,开启了我国西周考古的序幕,目前已出土国宝级文物“康侯簋”,发掘国君级大墓10座、车马坑15座、其他墓葬500多座,是集王陵区、铸铜作坊区、制骨作坊区等于一体的都邑级超大型聚落群。

近年来,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鹤壁市高质量开展辛村遗址挖掘保护利用工程,加快辛村考古遗址公园、豫北文物整理基地建设,《鹤壁市辛村遗址保护条例》出台,推动辛村遗址保护利用走上了法治化、规范化、科学化轨道。

本次研讨会围绕辛村遗址考古发掘情况、西周考古发现与研究、东周考古发现与研究等专题,系统回顾了辛村遗址考古90年历程以及西周和东周考古发掘与研究近年来取得的重要成果及新进展。

“90年来,两周考古踏着前贤的足迹不断创新理念,拓展研究领域,生动绘制了一部周代文明历史的绚丽画卷。河南省委、省政府积极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物考古工作的重要论述精神,将文物保护利用纳入改革发展大局,推动文明起源夏商周考古、城市考古研究等取得重要成果。”关强表示,希望河南省、鹤壁市深入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落实新时代文物工作方针,协同多方凝心聚力,努力推动辛村遗址和河南考古工作迈上新台阶。

李伯谦:在回顾与展望中砥砺前行

11月21日,辛村遗址考古发掘90周年纪念大会暨中国两周考古学术研讨会在鹤壁召开。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以线上形式带领大家一同回顾了辛村遗址90年来的考古发掘历程。

“辛村遗址的发掘,是河南省西周考古的开始。因辛村墓葬区随葬物品种类丰富,20世纪30年代,盗墓之风在此盛行,因此河南省于1932年成立了古物古迹研究会,并派郭宝钧等到辛村进行发掘调查。”李伯谦回忆道。

资料显示,1932年至1933年,在安阳殷墟进行考古发掘的郭宝钧等考古前辈,移师距其50公里的辛村,发掘出西周墓葬80余座,出土铜、陶、石器120箱,首次确认该墓地性质为卫国墓葬,震惊中外考古界。

“我觉得现在回忆90年前郭宝钧先生等人在辛村遗址所做的发掘考古工作,仍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效仿的地方。”李伯谦说,郭宝钧先生在1964年将自己在参加辛村遗址考古发掘时所做的记录和日记整理后出版了《浚县辛村》的考古报告,这是辛村遗址的第一本发掘报告,价值珍贵。

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在长达90年的时间里,一代代考古工作者躬耕田野,推本溯源,用一锹一铲,层层揭开辛村的“真容”。经过后人的大规模的考古发掘,铸铜作坊、制骨作坊、普通居民点、平民墓地、卫侯公墓区等一系列新的重大发现使辛村由单纯的墓地被确认为具有都邑性质的超大型聚落遗址。

“卫国是西周时期最重要的封国之一,辛村作为卫国文化的核心区,对其开展有计划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非常重要,有助于揭示当时社会组织结构和经济形态。”李伯谦说,希望新一代考古人能够继承先辈考古意志,通过对辛村遗址开展考古发掘,进而推动西周考古工作向前推进。

高振龙:对未来辛村考古发掘充满期待

“辛村遗址以鹤壁市淇滨区金山街道辛村为核心区域,沿淇河两岸呈西北—东南分布,长4.5公里、宽2.5公里,面积超过10平方公里,是豫北地区最大的一处西周时期聚落遗址。”11月21日,在辛村遗址考古发掘90周年纪念大会暨中国两周考古学术研讨会上,鹤壁辛村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高振龙向大家介绍了辛村遗址的概况。

辛村遗址原名浚县辛村墓地,1932年,辛村遗址首次发掘震惊考古界,拉开了我国西周考古的序幕。辛村遗址的布局和性质是什么?它是如何反映当时商周之变时的社会经济结构形态的?高振龙负责辛村考古发掘项目工作后,在省文物局的支持下,他们对遗址进行了多区域的摸排和大面积的勘探。

高振龙介绍,去年,经过国家文物局审批,他们首次开启对该遗址的主动性考古发掘,新发现1处制骨作坊、1条人工水渠、1条淇河古河道,并发现发掘了一组两座卫侯夫妻合葬墓,为厘清辛村遗址商周时期地下遗存分布状况和聚落结构、揭示当时社会组织结构和经济形态提供了重要线索。

“辛村遗址的学术历史地位毋庸置疑,是我国西周考古的开端,是第一代考古学者在中国现代考古学起步阶段的学术实践。我们将对1932年辛村遗址考古发掘的学术进行回访,探寻当下考古工作与其之间的差异性。”高振龙表示,将以此次大会为契机再出发,继续探索未知、揭示本源。

徐良高:西周考古文化拼图不断丰富

“近10多年来,西周考古取得了诸多新进展,可概括总结为:在聚落考古理念的指导下,以周原、丰镐和成周三个都城为中心的王畿考古成绩突出,封国考古成果丰硕,周边四夷考古多有突破。”11月21日,在鹤壁市召开的辛村遗址考古发掘90周年纪念大会暨中国两周考古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夏商周研究室主任徐良高系统总结了西周考古工作的最新研究进展。

聚落考古是以聚落遗址为单位进行田野考古操作和研究的一种思想方法。徐良高说,在聚落考古理念指导下,通过10多年的持续性考古工作,从聚落群分布与聚落结构、水系、居址与建筑、手工业作坊、墓葬等多专题、多角度开展发掘与研究,周原、丰镐遗址的准确范围、地下遗存分布状况和聚落布局等日益清晰。

据悉,近10多年来,西周都城考古在新理念、新思路指导下,开展了一系列新发掘、新研究。周原和丰镐都开展了大规模的聚落考古与文化遗产保护理念下的主动性考古勘探与发掘工作。

“梳理西周都城考古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发现,西周都城考古的工作理念与方法经历了从文献指导下的‘证经补史’到以古代文化遗存为本位的考古学发掘与研究,从重在分期断代研究和具体遗存发掘,到聚落考古理念下的聚落布局探索、多学科研究以及以文化遗产保护为目标的转变过程。”徐良高介绍。

北京房山琉璃河燕国都城遗址、鹤壁辛村遗址等地的考古发掘工作的全面启动和扎实推进,为研究商周变革、西周时期东方地区的普通聚落结构等方面提供了重要考古资料。

徐良高表示,这些新发现正在不断丰富西周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拼图,人们对西周历史的认识也正在不断深化。

杨文胜:春秋时期是中国礼制文化的“原点”

“春秋战国考古新发现从实物资料诠释了中国礼制文化的形成和完善;各个诸侯国各个区域考古发掘揭示了不同族群间交流与融合,印证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次的多元归一。”11月21日,在鹤壁市召开的辛村遗址考古发掘90周年纪念大会暨中国两周考古学术研讨会上,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杨文胜就东周考古新发现作了系统介绍。会后,杨文胜结合新的考古发现,向记者讲述了他对中原农耕文明与中国礼制文化的观察与思考。

杨文胜认为,中国古代文化的核心是“礼”,也就是礼制,殷周革命后逐渐成熟与发展的周文化是其母体和源头。“礼”包含礼仪礼节、宗法伦理、身份等级三个大的层面,两周时期的“礼”是贵族阶层必遵守的伦理道德规范和生活生产方式与规则,更是维持两周社会秩序的重要支柱。在社会转型期的春秋战国时代,来自上层周王的权力缺失,周礼更是担负起了维系等级和谐、社会稳定发展的作用。

杨文胜介绍,“九鼎八簋”这样的青铜礼乐器制度中数字关系表现出的等级秩序、阴阳五行等思想观念,是在古人基于对自然的不断观察而持续复杂化的认识论之上建立起来的。两周礼乐文化中青铜礼乐器各器物间复杂的数字关系就是古人这种实践的具体代表,可以说青铜礼乐器制度中的数字凝聚了当时人们复杂的思想观念,体现了古人对社会和谐与等级秩序的追求。

杨文胜介绍,“从考古学实证主义角度出发,结合文献研究对两周时期遗址、墓葬出土资料综合分析,从‘形而下’出发考察在中原农耕文明之上形成的中国礼制文化内涵与演变,我们可以认为,春秋时期就是中国礼制文化的‘原点’。”

来源:《河南日报》11月22日05版